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ellow 三班

不经意邂逅了大三

 
 
 

日志

 
 
关于我

和自己找抽一样,快乐也是自找的, 这不仅是一种调侃, 也是有一种生活态度。 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功, 在努力奋斗的过程中, 给生活加点料,等成功到来时, 你已经收获满满的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穆斯林的葬礼》书评--詹一帆  

2015-01-06 16:40:39|  分类: 读书讨论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刚读完了《穆斯林的葬礼》,无法释手,很久都没去好好地完整的读一本小说了,六百来页的奇书,花了三天逐字逐句的读完,很少有一本书能让我这么细致的去品读,一遍读罢,长舒一口气。这完全就是一组关于穆斯林的圣洁的诗篇,每一个字没一个标点都透露着悲与美。

我对于穆斯林并不了解,此书算是给我做了个启蒙。它让我惊叹于回回们对于真主如此虔诚地信仰,还有那硕大的肃穆的仪式,作者在精妙的叙述中向我展开了一幅幅关于回民生活状态的绝美的画卷。

这是一本值得每一个词都求细细品味的奇书。如此宏伟的叙事,如此娴熟精湛的笔法,让我惊叹于霍达构思的精妙和非凡的写作能力与技巧。通过一个玉器世家几代盛衰,唱出一曲人生的咏叹。本书由十五个章节,再加上序曲和尾声,每一个章节都以月或玉字开头:月梦、玉魔、月冷、玉殇、月清、玉缘……月和玉是两条线索交替进行,有彼此相依。

全书的前面部分还是情缜意密,精细刻画,贴别是对于玉的描写,真觉得作者本身就是一位制玉的能工巧匠,才能精细的描画出玉的各种形态。“琢玉能手充分利用了‘幸福之石’缠丝玛瑙红白相间、丝丝缕缕的色彩,分色巧用:纯白处,雕成佛手,真如一只玉佛之手;斑驳处,制成石榴,果皮裂开,颗颗籽实像一把红宝石!”一点点的精雕细琢,匠人也一点一滴将自己卓成了一个玉人:

“那双眼睛,深深地陷在眼眶之中,上下眼脸重叠着刀刻一般的三四层纹路,眉毛和睫毛上被玉粉沾染,像冰雪中的树桂,像年代久远的古迹上的霉斑。那一双眸子,从原来的清亮、乌黑而变得像雾霾山风一样暗淡;拖着瞳仁的眼白,已经布满了鲜红的血丝,像两颗玛瑙!”

若不是有过精细的观察,何来精细的描写!书写着往往就是把书中的人物都挨个经历一番,从书外钻进书里,蛔虫一般潜入人物的心中,渗入血液里,由一变多,从一个人的生活变为多个人的生活经历,何等荣幸又何等痛苦。我们只能看到文字里面的内容,谨慎的窥一斑而知全豹,而作者却是了解纸张背后故事的人,游离在现实和自己构建的世界之中,如此跳脱,。就像霍达在后记中写的:

“我在稿纸前和主人公一起经历了久远的跋涉。我常常忘记了现实生活中的人和事,心都在小说中。我忘记了人间的寒暑,以小说中的季节为自己的季节。窗外正是三伏盛夏,书中却是数九寒天,我不寒而栗。我已经舍不得和我的人物分开。当我把他们一个一个送离人间的时候,我被生离死别折磨得痛彻肺腑。心绞痛发作得越来越频繁,我不得不一次次停下来吞药。我甚至担心自己的葬礼先于书中的葬礼而举行,那么,我就太遗憾了,什么人都对不起了!”

这是与自己亲手创造的故事共进退,心连心啊。这本书就是一个婴儿,一个被母亲捧在手心里的婴儿,而读者就是要好好接住他的人。我历来都不相信怀着一颗卑劣的心得人能写出真善美的好文字。

书的后面部分已如大潮汹涌,不可遏止。一页一页的读,就是一点一点的进入一个庄严而伟大的世界。《玉王》中,韩子奇从当初的流浪儿摇身变成资本家,青云得志的韩子奇,和人明争暗斗的韩子奇,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玉展。几近繁华,但繁华过后几度春秋几多泪痕,斗转星移,带着霉斑的珍奇斋金字招牌却有一天被自己踩在脚底下。曾经风光无限好的“博雅”宅只残留着斑驳的字迹:隋珠和璧,月明清风。

在诸多人物当中,个个形象鲜明,但让我最为之叹息的却只是璧儿。梁君璧,玉器梁家的大小姐,刚出场时是多么可人乖巧:“璧儿比母亲白氏更胜一筹,天资聪明,长于心计,家里的内外开支,都比母亲还有数,虽不识字,却全凭心算,安排得井井有条,刚刚十二三岁,就顶替了母亲大半。”十来岁的璧儿还懂得很好的照顾妹妹玉儿。在之后便是一个刚毅坚强随时能扛起生活重担的璧儿,在坚忍中挨过韩子奇出走后的那三年,之后又扑在韩子奇的肩上,“奇哥哥,我帮着你干!你……你娶了我吧!”仓促寒酸的婚礼之后,这个当初机灵可心的少女仿佛转眼就变成了目不识丁,斤斤计较的庸俗妇人。璧儿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语,都仿佛是《红楼梦》中的王熙凤。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她表面上显露着压人的威势,其实内心隐藏着一腔悲痛。璧儿是隐忍的,是在苦难和悲愤中成长和生活的一代人的缩影。

至于韩新月,韩子奇心尖儿上的闺女,一如她的名字一般纯洁轻盈,轻盈到她只是蜻蜓点水般的在这世上存在过。她也是一块璧玉,一块被人捧在手心里最后却无意摔碎的无暇之玉。在尾声,梁冰玉看到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出现在门里边,洁白的皮肤,俊秀的脸庞,黑亮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正吃惊地看着她。‘新月!新月……’她一把抱住了少女……”她抱的终究不是她的女儿韩新月,而是梁家的第三代人。但她抱住的不是一个新的新月,一个未来,一个希望吗?

   就让历史遗留在历史,新的篇章正等着我们去翻页。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